太陽能熱水器-熱泵熱水器,省電熱水器
    熱泵熱水器   安裝電熱水器   太陽能熱水器優點   太陽能熱水器   電熱水器   dd   最新消息
最新消息 > 美貌戰爭——走進身邊的大學生整容熱潮

文章来源:由「百度新聞」平台非商業用途取用"http://fashion.sohu.com/20161213/n475734227.shtml"

原標題:美貌戰爭——走進身邊的大學生整容熱潮采訪|張卓張靜楊佩佩撰稿|張卓“看一個女孩子漂不漂亮,標不標致,要看她的三庭五眼,四高三低。”常樂坐在對面,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在記者的額頭、鼻尖和下巴上比量著。“三庭,指發際線到眉尖、眉毛到鼻尖、鼻尖到下巴尖,如果恰好各占三分之一,就是骨相很美的理想臉型。”她一邊端詳,一邊解釋。一年半前,馬上升大二的常樂還沒有對面部美學這么經驗老道。她形容自己第一次躺在手術床上割雙眼皮的心情,“簡直要嚇得尿褲子”。她仿佛清楚地感覺到醫生用筆在眼皮上畫了條線,之后眼角立刻濕了。她摸了摸眼窩下方,手上是紅色的血和一點黃色的粘稠液體。她聽到小剪刀“撲哧撲哧”剪眼皮的聲音,一只眼睛睜著,另一只被棉花球壓著,視線忽明忽暗。“突然有一種知道自己不會死,但是下不來手術臺的感覺。”她回憶道。手術床上的一只“蝦”常樂所學的專業,女孩很多。慢慢地,她發現身邊一些女孩的面部不動聲色地有了些改變。“當然也有我,不過不大看得出來罷了。”她小小地狡黠地笑了。她不吝用“難看、土肥圓”等詞匯形容從前的自己。據她所說,剛進大學校園時,她有著厚重的單眼皮,還浮腫,鼻梁處平坦無起伏,軍訓之后曬得像塊炭,丟進人群里根本找不著。“我大一去面試各種社團學生組織,只記得有一場結束,還在門口沒走出去,就聽見面試官說剛才左邊的那個小姑娘好好看一定要,其他的再說吧。我一臉尷尬地離開。”常樂不認為大一的冷遇是自己去整容的原因,她只是堅持女孩子好看點,得到的善意與便利會更多,自己每天照鏡子也不那么“膈應”。大一下學期的暑假,她鼓起勇氣躺在手術臺上,四根麻醉針一上一下從兩只眼睛的眼角穿到眼尾。那時的她驚懼緊張,脊背僵硬地弓起,像一只仰躺著的蝦。經驗豐富的醫生,一邊剪開眼皮,吸去一些黃色的脂肪,一邊跟她搭著話。“有男朋友了嗎?”“我這次給你割雙眼皮,你過幾天不是還來做鼻子嗎,我們送你一個男朋友,做完就能找到。”半個月后她去墊鼻子,醫生狠狠捏著鼻梁,“給你定個形狀”。每“定型”一下她都疼得直叫,但仍堅持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太高了!低一點!有點歪!”她扭著頭端詳。手術很成功,盡管閉眼時仍有著淺淺的疤痕,但睜眼后眼皮已經非常自然圓潤地收成了雙層褶皺,笑起來眉眼彎彎。鼻子山根挺立,從側面看,鼻梁筆直英氣,鼻尖小巧俏麗。除了每半年要去補一次玻尿酸,常樂對自己的整形之旅非常滿意。“以前做很多事情總要問自己敢不敢,現在不知怎么的更有底氣過好自己的生活。”“別人提起我會說,啊常樂就是那個長得挺好看的小姑娘。我其實一直期待后半句——她也是一個很厲害的小姑娘。而外貌的改變似乎讓我能更自信地去追逐后一句話。”她大笑,“可我依然沒有男朋友,那個醫生他騙我。”“你知道我有多疼嗎?”方琳馬上就要畢業了,就讀杭州師范大學的她并沒有像身邊大多數同學一樣忙于找工作,她收到澳洲一所學校的offer。而面對高昂的學費和生活費,她并沒有表現出過多的焦慮,早已規劃在澳洲繼續發展自己的直播以及模特事業。她笑著說:“我這張臉,就動過一個地方,還是最危險的地方。”2015年末,方琳做了一場削下頷骨手術。“我很不滿自己方方正正的下頜骨,所以平時都用長發來遮。”直到做了牙齒正畸手術仍沒有改善面部,她決定去做磨腮削骨手術。“我們家族顏值都很高,所以我對自己的容貌還挺挑剔。”手術前兩天,方琳跑到必勝客大吃特吃,大力嚼著牛排。為了縮小咀嚼肌,她很久不敢大口吃這些食物,連蘋果也是榨成汁喝下去。而手術后,她更沒有機會大快朵頤了。手術過程似乎比她想象的簡單,“全麻之后完全沒有感覺,陷入了沉睡。”與其他部位的整形不一樣,磨腮削骨手術作為危險級別最高的整形手術,會采用全身麻醉。“只大致知道是從耳后開口,然后用那種鋸子把多余的骨頭鋸掉。”醒來之后,洶涌的疼痛感席卷而來。“就像錘子一直在鑿你的下巴,哐當哐當的,然后整個嘴里都是血腥味,還有震感。”暈眩、嘔吐、面部劇烈疼痛讓她無法進食,只能靠流食支撐。兩根插進鼻子和口腔的引流管加劇了她的疼痛感,斷斷續續的耳鳴令她頭幾個夜晚根本無法安眠。“頭兩周整個臉腫得像豬頭,頭兩個月嘴巴張不開,半年內感覺咬東西下巴那里沒有知覺,不能咬非常堅硬的東西。”住院期間瘦了十五斤的她開始了新生活,很快接受了美貌帶給她的紅利。她帶著一張姣好的鵝蛋臉順利地開啟直播和平面模特事業。生活自給自足,還能有富余的積蓄來一場旅行。唯一遺憾的是,她放棄了以前喜愛的潛水和網球。“球類運動、極限運動還是有可能錯位的。”朋友圈曬出來的都是光彩照人的自拍,而那張手術時將腦袋裹成炸藥包的照片,她只對自己可見。“有時候看看,覺得自己這個都挺過來了,也沒啥了。”一些朋友互開玩笑,“你也整,整成方琳那樣,倆月之后大美人!”“可你知道我有多疼嗎?”她轉過頭輕輕嘀咕。為美貌投資2015年《紐約時報》報道稱,中國已躍居世界第三整形大國。在校或剛畢業的國內大學生、自我要求較高的白領以及在海外求學回來休假的學生已成中國三大整容人群。[1]在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4年醫療美容行業發展現狀分析中,2014年醫療美容人數接近450萬人,醫療美容市場規模超過400億元。其中,年齡在18-30歲的醫療美容群體占比超過60%,學生的比例在整體職業中已經達到了38.6%。作為蒙古人種,單眼皮以及較為扁平的鼻部是整形最多的部位。[2]“我下巴包得嚴嚴實實,去前臺繳費時,外面坐著一長排等著術前體檢的小姑娘,一個個伸著脖子看我。”方琳想起當時在整形醫院的情景。常樂也感嘆,這場顏值革命使得整形行業煥發出不可遏制的生長力,“我是提前一周去預約的雙眼皮手術,當時主刀的主任醫生約了好久才約到。做鼻子沒預約,護士在那兒喊‘快決定,決定了就給你臨時插一臺!’我就去做了。”整形行業攀附于人們對于美麗的渴望之上茁壯成長,它最好的養料便是追求美麗之人的金錢與膽量。方琳的手術費用加上住院費用大約十萬元,不包括營養費以及其他費用;常樂選擇了價格最高的全切式雙眼皮,費用大致為七千元。她選擇的玻尿酸單支價格4800元,每半年要補充注射。浙江女孩林嵐嵐,也在大二寒假選擇微創雙眼皮、開內眼角手術。與大部分猶疑甚至反對的家長不同,家境優渥、注意保養的母親早已做了昂貴的超聲刀手術以及水光針注射,還鼓勵并叮囑她“要做就要做最好的”。于是她選擇了價格最高的微創整形套餐,下一步打算把鼻翼縮小。“我媽媽還要帶妹妹去割雙眼皮,她認為女孩子有條件能漂漂亮亮就該好好弄。”與林嵐嵐不同,家庭經濟條件并不樂觀的男孩吳孟,對于整形手術采取了一種等待的姿態。受家族遺傳影響,吳孟高中時就已經出現了明顯的M型發際線后移現象,并且情況一年比一年嚴重,朋友開他玩笑說“歲月是把剃頭刀”。“別人總開玩笑,要說自己一點也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吳孟試過何首烏和各種洗發水,也用過生姜水抹頭皮等偏方,但都沒有效果后便開始考慮植發手術。“我研究了挺久關于植發手術的,費用大概兩萬多,會在頭發稀疏的地方種植毛囊。”“身邊男孩子整容的不多,很少有相關的經驗。有經濟來源一定要去做貴一點的才放心。但是家庭本來就不寬裕,我不想讓父母出錢。”吳孟說道。“這是一個只賺不賠的美貌投資。”杭州某私立整形醫院整形咨詢師反復告訴記者。據她介紹,還有專門為無經濟來源的大學生設計的整形分期貸款。“三千塊的微整形比你三千塊的護膚品用一年效果明顯多了,性價比多高。”整形“浩劫”騰訊新聞《活著》欄目2015年7月推出一期攝影報道,講述整容失敗的女性們的生活。報道中多名年輕女孩赴韓整形失敗,面對自己歪斜僵硬的面部以及高額的修復費用、渺茫的修復希望,大多數或輕或重都患上抑郁癥。[3]“對于整形失敗者,生活大概是,你原本期待一場童話,卻最終變成災難片。”(在報道中,20歲的橙子就讀于某音樂學院,在韓國的一家醫院做了隆鼻、隆額以及注射淚溝手術,然而花費10萬元的手術結束后,橙子的鼻翼兩側不但不對稱,臉頰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溝痕)對于家中從事醫療整形行業的浙江某高校研究生張揚來說,他自己做的雙眼皮手術實在是輕描淡寫,不值一提。他見過鼻子前前后后動過五次的男孩,每一次放置假體后都對形狀不滿意,取過五次假體,血淋淋的手術,無比遭罪。“也有人甩過來一張明星的照片,直接說整成一樣的,基本上每一個部位都要開刀,簡直相當于換頭。”在他看來,選擇整容的首要一點就是要做好手術失敗的準備。“有時候不一定是你花錢很多就一定能整好,當然幾率是會提高的,但是整容手術都是人工操刀,再好的醫生也不一定沒有那手抖的一下。”百度貼吧較為活躍的雙眼皮修復吧,隆鼻修復吧中,對于自己整形過的部位不滿意甚至絕望后悔的女孩不在少數,她們不斷發帖打聽全國各地的修復醫院以及修復價格,其中不乏一些在知名且正規的公立醫院接受手術的女孩。在這遍地生金缽滿盆盈的整形行業,微整形也在近幾年內異軍突起。這一種不需開刀,利用玻尿酸、肉毒素、美白針、溶脂針等新材料進行皮下注射的醫療技術因為其創口小,恢復快、并且價格更低,而受到廣大人群青睞。隱秘而龐大的灰色非法注射整形隨之發展。大量經營代銷微整形產品的微商開始出現,通過線上秘密銷售以及線下“走穴”醫生注射的方式開始迅速占據微整形市場,甚至部分微商經過五天培訓即可迅速出師,為顧客上手注射。“這些微商已經把正規市場擠壓得非常小了。”國內第一家“三甲”整形專科醫院注射美容中心創建人、原中國醫學科學院整形外科醫院注射中心主任全玉竹稱,根據業內匯總的信息推算,這類“微商”已占領了過半的注射微整形市場。[4]而自2014年以來,湖南、廣東、江蘇等地已出現多起網購玻尿酸注射導致失明、鼻部腐爛、面部腫脹歪斜等事件。記者聯系到兩位經營微整形工作室的微商。一名叫小雨的女孩目前就讀于北京某服裝設計學院,自己經營一家微整形工作室。她的朋友圈里,大量出售琳瑯滿目的微整形產品。在交談過程中,她透露自己和很多同學就是在工作室,由醫院出來“單干”“掙手工費”的專業醫生代為注射玻尿酸。“你看廣告上那些大醫院,1毫升都能要價一萬,你從咱家買只要一千,都是韓國瑞士進口的。”而提及進口藥物備案,她表現出些許不耐煩,“這個價錢,貨源是保證真的,就是直接去廠家拿的,廠家從海外進口的。”另一位微商張女士的工作室主營半永久紋眉、蛋白線面部提升、注射整形以及割雙眼皮等手術服務。她對于出售微整形產品表現出更為謹慎的態度。“我這里不賣那些注射產品,現在假藥太多了,面部神經太復雜了,還得讓醫生來。”記者在她朋友圈看到,她所謂的工作室就是裝修簡單的普通房間,放置了一臺手術床。然而張女士提供的雙眼皮手術醫生,在他登記的醫院中,咨詢人員表示并沒有他的信息。2015年5月19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針對假冒透明質酸鈉(俗稱玻尿酸)發布消費警示,提醒消費者應到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的正規醫療機構或醫療美容機構進行注射美容。奧美定,一種曾經被允許注射入人體內的凝膠物質,因致癌性于2006年被藥監局禁止生產銷售。但由于大量貨物囤積,各地都有發生將少量奧美定與玻尿酸混合注射的情況。(南方周末報道,2014年10月28日,患者小菲稱多次網購“玻尿酸”進行注射整容,卻引發鼻梁腫大等情況,武警廣東總隊醫院醫生診斷為注射了有害物質“奧美定”。圖為小菲在演示自己是怎樣自助注射隆鼻的。(東方IC圖))“從乳房中取出奧美定,就像是從健康的身體組織中找出一粒粒微小但是分散的沙子。難度極大,很難完全取干凈。”為“中國整容第一人”紅粉寶寶做奧美定取出術的中國醫科大學夏建軍教授在接受采訪時曾經說過。一針奧美定,在一段時間內將會發生嚴重移位,甚至后期會隨淋巴而全身游走。而大量女性注射奧美定后的幾年內,不得不接受乳房切除手術,嚴重者生命受到威脅。如今“亂花漸欲迷人眼”的整形行業,眾多灰色、非法的商家個體依舊活躍,如同隱藏在身體組織中密密麻麻蟄伏已久的余毒沙粒,難以分辨,卻又劇痛無比。美麗無罪“如果你覺得只有整容才能給你帶來自信,只有整容能完全改變你的生活,這種心態挺偏執也挺可憐的。”見證身邊男孩女孩美麗蛻變,也見過整形上癮整形失敗例子的張揚如是說道。“我的態度就是,整容是你自己的事,要付出一定的代價。有人博成功,有人博失敗。但要讓自己真正活得舒心快樂,單單整容是實現不了的。”常樂告訴記者,她之前覺得,人言可畏,很多人會說整容是污點。現在的她早已坦然,“整容是我們的選擇,這個選擇無論對錯。”而曾經一心想去割雙眼皮的女孩小余卻打消了這個念頭。一方面擔心手術效果,另一方面對醫療美容行業心存顧忌。“我們這個年紀還沒到做醫美的時候,畢竟沒有收入來源,畢竟我們還年輕。”這個社會給予美貌太多的紅利,但也有太多人被美麗綁架。美麗無罪,你選擇無畏,還是無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責任編輯: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閱讀()

關鍵字標籤:下巴截骨